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品推荐  >  文学作品  >  正文
《大美中国》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03日 16:40:51      来源:四川文艺网     作者:凌仕江

作品《大美中国》封面

 

 

总序

 

美丽中国!中国美丽!

这种美只能是一种大美,一种大气、大化、大写之美:既有杏花春雨的优美,又有骏马西风的壮美;既有肃穆山岳的静美,又有奔腾江河的流美;既有高楼广宇的华美,又有边村野寨的淳美;既有椰林蕉风的自然美,又有秦关汉月的人文美;既有古色古香的经典美,又有日新月异的时尚美;既有乡风民俗的人情美,又有大餐小吃的风味美……不同美的形态,体现了不同的文化特征;不同的文化特征,又造就了不同的文化地域:江南、西北、塞外、中原、湖湘、岭南、青藏、川渝、皖赣、齐鲁……大体上便组成了中国的文化地域版图。

深入中国的文化地域版图,了解不同地域的文化,或许是我们许多人都有的愿望,因为中国文化的这条大河虽然宽阔而绵长,但它毕竟是由一条条支流汇集而成的;唯有深入这些支流,才能了解中国文化的来龙,当然也更能把握其去脉,以及其特质、品位和优势,以至懂得如何珍惜,如何利用,如何发展。

因为是深入支流,自然面临的或许是更小的支流,甚至是一条条文化的毛细血管,所以我们选择以散文的语体来叙写——唯有散文的语体,可以或记叙,或描写,或议论,或抒情,使作者自由书写、多方地揭示;唯有散文语体,最平实,最亲切,最生动,最自然,使读者可读、可感、可思、可叹;唯有散文语体最能与实地印证,与实物比读,与实景对照,使读者“读万卷书”后,方便“行万里路”。

本丛书的十位作家,都是生活在各文化地域中的一流实力散文家,老、中、青三代,各书都是他们有关本地域文化散文的精品力作。全书采用图文并茂的版式,精编精印,以期为读者提供一套精品文化读物。

我们期望你通过本书的阅读,能更加了解“中国的美丽”,进而更加热爱“美丽的中国”;

我们期望你读完放下本书后,能走出书斋,就此踏上人生“行万里路”的征程,去追寻更广阔的世界;

我们期望再次回到现实的你,能为自己的人生书写出更丰富,更美丽的篇章,也为“美丽中国”增添上新的美丽。

 

柳岸

2013/4/20

 

作品《大美中国》

 

在这个初夏读中国

——读《大美中国》

叶青

 

与其说是阅读,不如说是一种身心的沉浸——在这个初夏读中国。

这个季节,江南的梅子已经黄熟,布谷正在鸣叫。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走过小桥流水人家,走过古道西内瘦马,看杏花春雨的江南——那立在粉墙黛瓦上的瓦菲,那石拱古桥下的流水,那深巷中走来的丁香一般的姑娘……

这个季节,玉门关早已春风浩荡,那羌笛再不埋怨那关内外的翠柳,它正在与高唱信天游的叫天子一比着高低。听一曲信天游,唱一曲兰花花,走过了漫漫黄沙,走过了黄土荒塬,看黄河远上白云间,看黄河之水天上来,读秦时明月汉时关,读青海长云暗雪山,读大西北的与天地同在的浑厚苍茫、深沉凝重……

这个季节,中原老农种下的希望,早已破土,那希望正在拔节,并茁壮生长……

这个季节,岭南的渔民已陆续归航,归航的渔船载着整整一个南中国海……

这个季节,我感谢“大美中国”的作者和编者,是他们让我获得了一次阅读了整个中国的机会!

美丽中国!中国美丽!

但是,无论是美丽的中国,还是中国的美丽,如何在文学艺术中表达和表现,无疑是一个难题,因为这种美是一种大美,一种大气、大化、大写之美。

中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文化多样,就美的类型来说,既有杏花春雨的优美,又有骏马西风的壮美;既有肃穆山岳的静美,又有奔腾江河的流美;既有高楼广宇的华美,又有边村野寨的淳美;既有椰林蕉风的自然美,又有秦关汉月的人文美;既有古色古香的经典美,又有日新月异的时尚美;既有乡风民俗的人情美,又有大餐小吃的风味美……不同美的形态,体现了不同的文化特征;不同的文化特征,又造就了不同的文化地域:江南、岭南、西北、东北、中原、湖湘、青藏、川渝、皖赣、齐鲁……大体上便组成了中国的文化地域版图。

深入中国的文化地域版图,了解不同地域的文化,原本就是我们许多人都有的愿望,因为中国文化的这条大河虽然宽阔而绵长,但它毕竟是由一条条支流汇集而成的;唯有深入这些支流,才能了解中国文化的来龙,当然也更能把握其去脉,以及其特质、品位和优势,以至懂得如何珍惜,如何利用,如何发展。“大美中国”为我依次展开了中国最主要的十个文化地域和十种地域文化:《杏花春雨》(江南)、《柳林蕉风》(岭南)、《秦关汉月》(西北)、《白山黑水》(东北)、《河山寂寥》(中原)、《楚天极目》(湖湘)、《骏马秋风》(青藏)、《巴山夜雨》(川渝)、《秋水长天》(皖赣)和《青苍未了》(齐鲁)。十本书,十位作家,他们都是生活在各文化地域中的一流实力散文家,老、中、青三代,王充闾、陈长吟、耿立、诸荣会、聂茂……各书都是他们有关本地域文化散文的精品力作。通过他们一支支生花妙笔,我们深入着中国文化的一条条支流,甚至进入了一条条文化的毛细血管。唯有此时,我才恍然大悟,本书编者何以选择散文的语体来叙写中国之大美——唯有散文的语体,可以或记叙,或描写,或议论,或抒情,使作者自由书写、多方地揭示;唯有散文语体,最平实,最亲切,最生动,最自然,使读者可读、可感、可思、可叹;唯有散文语体最能与实地印证,与实物比读,与实景对照,使读者“读万卷书”后,方便“行万里路”。

山如眉黛,秦淮河恰似江南脸颊上闪闪亮亮的泪一行。”(诸荣会《杏花春雨·秦淮河从我窗下流过》)这是诸荣会笔下的秦淮河;“何个山丘能与泰山比肩?这是我们民族的一块硕大的印章,有了它,江山就安妥就稳固;如果说长江和黄河是我们民族不竭的动力,我们民族的帆船远航出海的压舱石就是泰山。这些老百姓懂,帝王更懂,无论是秦皇还是汉武。”(耿立《青苍未了·泰山书》)这是耿立笔下的泰山;“像那砍头柳,冬天被砍尽枝干,但过一段时间,又会长出细密的枝条儿来。那些枝条子挨挨挤挤,看上去简直如同藏族姑娘梳留的满头小辫子,柔软顺可爱。”(《秦关汉月·高原写意》)陈长吟的笔下,你已很难说清他写的是树还是人!这样的文字,感性而理性,理性而感性,一读便会搔得人心里很痒,便想即刻出发……

在这个初夏,我很好地阅读了一次中国;在这个初夏,我更想出发!

2014/4/22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