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资讯  >  正文
艺术家牛犇:一辈子演小人物,成就“大写的人”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3日 11:08:3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许晓青、黄扬、任垚媞、吴霞


他是电影界的老前辈,也是银幕上出名的“小个子”,他演了无数小人物,“演进”了无数观众的心坎里。进入新时代,他又以数十年无悔的信仰追求,再次走入人们的视野——他就是83岁的电影表演艺术家牛犇。

  牛犇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消息近日来不胫而走。从文艺界到影迷大众,谈论着这个誓言“一辈子跟党走”的老艺术家。大家从牛犇等老一辈电影人身上汲取精神力量,探讨共产党人所应具备的信仰、情怀和担当。



    信仰的坚守 

   “之前还没入党,也要先做共产党的人” 

  “今天起,我们可以互称同志了!”83岁的牛犇,誓言坚定、热泪盈眶。

  6月6日这天下午,在上千名中共党员的见证下,耄耋之年入党的“新兵”牛犇举起右手、握紧拳头,郑重地向党旗宣誓。

  之前,5月31日,中共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演员剧团支部委员会同意吸收牛犇为中共预备党员。

  坚定入党的决心,矢志不渝追求进步——这条路,牛犇走了60多年。

  牛犇,本姓张,祖籍天津,儿时父母双亡、孤苦无着。偶然的机会,谢添、沈浮等电影人慧眼识珠,鼓励这个孩子走上银幕。从影70多年,上世纪40年代牛犇就当上了“小童星”,先后与白杨等名人合作拍戏。新中国成立后,他立即从香港回到内地,又跟随赵丹、张瑞芳等再上银幕。经历时代变迁,他说,要站得稳脚跟、经得起诱惑。

  牛犇自我剖析:“我个子矮小,演的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我对党的一片赤诚之心是纯的,而且多少年一直如此。”

  今年春节前,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收到牛犇的一封信。牛犇写道:“我是已逾80岁的老人了,我一直有个心愿——能做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希望您能支持和满足我实现这一梦想,特别希望您能成为我的入党介绍人。”同时,牛犇也写信给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九旬高龄的秦怡,表达入党决心。

  牛犇向党组织多次表达这片初心。他说:“其实在加入共青团时,就希望有一天能入党。之前还没入党,我下定决心,也要先做共产党的人。这是我心底的一个想法。无论组织给我任何工作,我都是认认真真完成,我觉得我在做的是党的事业。”

  把党当作母亲,把入党当成神圣的事情,决心一辈子跟党走。牛犇在入党志愿书中写道:“我要像许多老一辈艺术家一样,成为一名真正的中国电影人,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电影人。”

  “我的年龄已80余岁,为党工作就算不睡觉也不会太长,我一定要珍惜,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活得更有意义。”


   情怀的宽度 

   一辈子的“小角色”,也要放出大光彩 

  从上世纪40年代《圣城记》里的“小牛子”开始,牛犇塑造了一大批银幕配角形象。《红色娘子军》里的小庞,《泉水叮咚》里的大刘,以及为他赢得金鸡奖和百花奖两大最佳男配角奖的《牧马人》中的牧民形象……很多人物连个完整的姓名都没有,但他甘当一辈子“绿叶”,毫无怨言,却又硕果累累。

  在上海电影集团演员剧团团长佟瑞欣眼里,牛犇老师始终甘当配角,只要适合他演的,不论角色大小,他都认认真真演好。牛犇认为,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他总是在小角色的创作中深挖人物的魅力。

  他在《牧马人》中幽默而富有张力的表演,让上世纪80年代很多观众着迷。当时的影评写道:“牛犇用自己的角色告诉大家,光凭漂亮的面孔和外形,当电影演员,再也行不通了。”“《牧马人》原剧本只写寥寥几笔,但是牛犇却调动了自己的生活经验,赋予人物以光彩,使人物‘活了起来’。”

  而当牛犇获得他人生中的第一尊金鸡奖杯时,他如往常一般低调地说:“在影片中我是配角,还是丛珊、朱时茂演得好。”

  牛犇兢兢业业、乐于奉献,只要是创作需要,哪怕是一两个镜头,他“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最近上影出品的电影《邹碧华》中,牛犇扮演一名信访群众,只有两场戏,依然演得栩栩如生。

  “带着‘泥土的芳香’,牛犇老师是真正‘接地气’的老艺术家。”佟瑞欣感慨,这就是人民艺术家的情怀与本真。

  “坚持为人民创作,坚持表现真善美,坚持塑造富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的艺术形象,是牛犇老师得到观众认可的根与本。”上海电影集团国家一级编剧王丽萍说。


   担当的力度 

  共产党的艺术家要有共产党人的风骨 

  6月26日这一天,牛犇到上海电影集团演员剧团交纳了入党后的第一笔党费。他郑重地打开夫人去世时留给他的一个红色票夹,说:“多带上一点,交党费是一个标志,一定要按时交齐!”

  作为入党介绍人之一,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一直支持“小老弟”牛犇入党,她在医院写下字条,托组织表达个人意见:“牛犇是个好同志,是个好同志。我愿意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我相信他也会做得很好。”

  牛犇的另一位入党介绍人任仲伦回忆,已故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张瑞芳曾嘱托,“即使中国电影的发展遇到困难,演员剧团也不能散”。在老一辈艺术家的关怀下,牛犇所在的演员剧团,人才培养不断升级。《邹碧华》等剧组就按规章制度设立临时党支部,体现上影一以贯之的责任担当。

  历史上、现实中,上影还有众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艺术家。执导牛犇参演《红色娘子军》的谢晋,创作了一批里程碑式的电影。谢晋逝世前的几个月,还在反复琢磨:“有五个剧本要拍,赶紧开始!”

  德高望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孙道临,八旬高龄还坚持拍摄电影《詹天佑》。老人生前说:“我们不能忘记当年中国工程师的志气。”

  秦怡更是在九旬高龄时,毅然赴青藏高原自编自演《青海湖畔》。她说,一定要完成塑造女科学家的夙愿。

  还有革命家庭的后代、作曲家吕其明,他谱写的《红旗颂》传遍大江南北,他却说:“我从来不要一分钱版税,如果要,我可以成为富翁。但是,我是为建立新中国的英烈而创作,他们牺牲生命,我们又有什么不可以牺牲的?”

  对此种种耳濡目染,耄耋之年的牛犇也依然执着,一次冒着瓢泼大雨,他下到基层与观众交心。他说:“我腿脚还灵便,就用全身力气演。如果有一天腿脚不灵便了,没有了肢体语言,我也要好好用声音和表情,为大家一直演下去”。

  一个个栩栩如生的银幕形象、一部部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背后,是老一辈电影艺术家高尚的情操、强大的感召力。他们用自己的言传身教竖起伟大人格的标杆。

  牛犇也在深入思考当前文艺界的一些现象和问题。他说,“我们这个行当,很容易受到吹捧、收到鲜花。怎么严格要求自己,都还不够。我就一直说,我一定要争取努力做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他强调,不管怎样,自己还有一点力量和技术。“我和我们的演员剧团,一定要做出一些具体的事情。”

  “我们遇到了好时代,要对得起这个时代。”夜已深,老人还在反复思量,要在有生之年为中国电影和文艺的未来做更多实事。


编辑:丁一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