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歌曲还是离不开一个“真”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5日 10:09:25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吴月玲

  国际华语音乐联盟主席、香港资深音乐人向雪怀在中国音协主办的第四期全国优秀青年词曲作家高级研修班授课时,向在座的40多位青年音乐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有谁知道我给谭咏麟写的《朋友》中的一句歌词‘人生如梦,朋友如雾’是什么意思吗?”接着,他对朋友与雾的对应关系娓娓道来。

  在为期近一周的研修班授课中,这样的场景每堂课都可以看到,著名词作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陈晓光,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主席叶小钢,著名作曲家、中国歌剧研究会主席王祖皆,著名作曲家赵麟等在讲述中国音乐史的同时,都结合自己的创作,给出很有见地的经验之谈。

  一味飙高音,不是好音乐

  尽管《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音乐类真人秀节目如火如荼,这些节目推出了不少优秀歌手,却没有推出好歌,以至于观众频频呼吁应该出现《中国好歌曲》之类的音乐类真人秀。好的歌曲是什么样的呢?几位授课老师对此的标准各有各的表述,但中心思想是一样的,就是要真。此外,几位老师出奇一致地批评了“高调”歌曲。

  叶小钢在谈到主旋律作品时提到音乐史诗《东方红》中的《红军战士想念毛泽东》这首歌,他说:“现在在钢琴上弹奏这首歌,唱一唱‘抬头望见北斗星’,你还会掉眼泪。它行腔舒服,语言朴素,一点没有唱高调。调子太高的歌都不是一般人能唱的,也不一定能让人感动。而这首歌至今让我感动,就是因为它真诚,不做作。”他强调说,不要制造廉价的高潮,不要想着写歌要写得多高、多难,好像要难倒一个人,飙一个高音,飙一个Hight C,才能显示出作曲的本事。王祖皆则从技术的角度上说,在音域上得进行控制,不要第一句就把两个音度用完,作曲家要想着歌曲还得让人民群众传唱。

  向雪怀更是旗帜鲜明地反对竞相飙高音的《我是歌手》式的唱法,他认为《我是歌手》中以飙高音为“能”,是歌唱上的杂技,好像让观众看一场难度系数超高的跳水比赛一样。他认为,这只是演出,而在录音棚里,这种唱法是不可取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高音呢?其实只要去练,很多人都可以练出来。但这么唱没有感情,就打动不了人啊。现在很多歌手高音很强,但是低音部分不行。”

  写主旋律歌曲,从心底的认同感找起

  一位来自基层的青年作曲家问叶小钢,他们平时有很大一部分创作命题是主旋律歌曲,如何让老百姓喜欢,同时也不回避主流的价值引导。叶小钢鼓励年轻的创作者们,创作这类作品时,不要老想着这么写领导那里能不能通过。如果一个创作者从心底对新时代有着认同感,感情自然流淌出来,才有可能感动观众。

  叶小钢谈起这个话题很动感情,他说:“新时代文艺的方向和旗帜是什么?你认为在新时代,你自己没有沾到新时代的光吗?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家人都享受着新时代的便利和福利,我相信你能感到我们的生活富裕了。”具体到技法,他认为,一定要避免过于口号化,歌曲口号化的话,老百姓一打开电视机就会转台了。可以把口号变成自己的语言、朴素的语言。“你听听郭兰英怎么唱的《南泥湾》,我们不感动都不行,歌很朴素、唱得也朴素。思想方法和立场观点还是决定一切作品的好坏。”

  几位音乐界的“大咖”们丝毫没有回避青年音乐人的实际需求,也没有回避当前歌曲界的现状。王祖皆专门点出了三种歌曲创作中需要注意的问题:一是要从概念化的政治歌曲中突围出来,“不是不写政治歌曲,而是要进行艺术化表达、诗意表达”;二是要从甜蜜化的晚会歌曲突围出来,“尤其是在结构上,大家都按第一段叙述体,第二段抒怀体式的写法,套路化了”;三是要从雷同化的大路歌、口水歌中突围出来,要说人话、说真话,要寻找新的歌风,才能脱颖而出。对于歌曲创作的来源,他给出了“七所三真”的说法:一是大局所系,二是民心所向,三是生活所赐,四是机缘所赋,五是深思所铸,六是灵泉所动,七是合力所致;然后是真情感、真新鲜、真喜欢。

  词和曲,谁更重要

  年轻的歌曲创作者很喜欢问的一个问题是:词和曲,究竟哪一个更重要?可见,这个问题,在他们的日常业务中也是存在争论的。基本上,授课的几位音乐家都认为,在创作实践中,不存在着谁更重要的问题,词和曲都很重要。陈晓光引用陈毅元帅的话说:“‘五四’以来的歌词支持了新诗。”陈晓光在向学员们介绍中国歌曲史时说,“五四”运动前后,北大教授如赵元任、刘半农等都投入到了歌曲的创作中去,或是把自己的诗改写成歌词,民众很快就会唱一首歌,等于接受了一首新诗。例如赵元任曲、刘半农词的《教我如何不想她》,至今仍作为美声训练的歌曲收入教材中。作为一位杰出的作曲家,叶小钢在传授了作曲上的一些秘诀后,也告诉大家,一定要多阅读文学作品,因为语言表述的方式很重要,如果没有看过优秀的文学作品,你的语言表达丰富不起来。

  向雪怀则对罗大佑、Beyond、崔健、刀郎等的歌词进行分析,他告诉青年词曲作者们,没有爱、没有生活,你写出来的词都是假的。他直言不讳地说:“如果教给你们技巧,也许能让你们少走一些弯路,但是告诉你们歌词与生活的关系,能让你们超越更多的人。”“做音乐要懂得判断,什么是有价值的,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表达别人表达不了的。”

  “一周时间太短,希望下回还有机会参加。”这是很多高研班学员的心声。前线文工团创作室创作员许诺说,在这个高水准的平台上,不仅能直接与国内一流的音乐界前辈面对面,更有幸结识了一群有才华的青年音乐伙伴,在共同学习和交流中相互助力。让她感触最深的是王祖皆说的“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时代使命,它一定要能够发出这个时代的共同心声,才能获得人民和历史的认可”。青年歌手、音乐人皓天说,感受到了音乐人对社会的一份担当和责任。年轻词人钱丹认为这次学习对她启发很大:“主旋律歌曲与创意流行音乐可以兼容,这个时代两者都需要。”

编辑:丁一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