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帮“艺漂”找到“家”——代表委员热议新文艺组织与新文艺群体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6日 11:18:19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金涛 何瑞涓

  文化兴盛,正逢其时。随着人们精神需求的提高,民营文化工作室、民营文化经纪机构、网络文艺社群等新文艺组织层出不穷,自由撰稿人、独立制片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等新文艺群体如雨后春笋。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联、作协“要加强联络,延伸工作手臂,加强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团结引导,把千千万万文艺从业者、爱好者凝聚起来” 。在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们为“两新”群体发声,关注“两新”群体的权益与发展等问题。

  “当前,我国文艺队伍实力雄厚,创作队伍不断扩大,文艺新人不断涌现。特别是新文艺群体的出现,已成为一支重要的文艺力量。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阎晶明持续关注“两新”群体,指出他们的创作能力和水平更多只能从知名度的大小来判断,很难通过国家层面的评定给出相对准确的定位,这对吸引、吸纳这些文艺人才、激发他们的创造性形成新的挑战,迫切需要统筹解决。因此,阎晶明建议建立和完善国家层面上的文艺人才评价机制,打破体制限制,着眼文艺人才建设,建立相对统一或一致的人才评价标准。

  阎晶明指出,目前,相关的组织和团体正在着手对新文艺群体职称评定进行调研和制订方案,但还应看到,除了专业团体的专业人才和新文艺群体,文艺创作人才在社会各阶层各领域都有涌现。在高校、科研院所、企业事业单位等等,从事文艺创作并取得一定成绩的创作人才很多,他们同样有创作成绩无法认定、创作水平缺乏标准衡量的问题。阎晶明认为,近年来,我国文艺评奖渐趋规范,文艺人才的选拔也有不少称号可供佐证。“如能从总体上加以整合,使评奖、选拔制度更加周密、系统,一定会有助于文艺人才评价机制的完善。 ”在措施方面,他建议改革现有职称评定做法,打破申报者职业身份限制,重在针对创作能力和艺术成绩的评判。对无公职的文艺人才,获得相应职称者,除了作为对其创作成绩的认可,还能够在生活、医疗、社保等方面提供相应条件,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在随因公团组出国出境访问交流等公务活动中得到相应资格,以免他们获得的职称渐成空头支票。

  阎晶明说,完善文艺人才的评价机制,有利于体现党和政府广泛团结文艺人才,彰显为文艺人才真办实事的诚心。有利于激发广大作家艺术家的创作积极性,有利于从机制上解决新文艺群体的生活难题,缓解他们的后顾之忧,体现党和政府对新文艺工作者的关心。同时,相对统一的评定标准和评定结果,有利于各种文艺人才的团结协作。

  “应该把‘两新’文化艺术人才和体制内文化艺术人才同等看待,在专业技术职称评定享有同等待遇和准入门槛。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文联主席郑晓幸与阎晶明的观点不谋而合。去年郑晓幸组织带队对四川全省新文艺群体与新文艺工作者进行了深入调研,充分了解到“两新”群体的需求,指出“两新”群体面临发展困境,如作品展览展演活动缺乏专门的场地载体,文艺技能缺乏专业性指导和提升培训,专业技术期望能得到职称评定与认可,希望能够加入行业组织或联盟,“尤其是网络新文艺群体,存在建立‘网上文联’的现实需求” 。因而,他倡议,加大新文艺工作者培训力度,应打破体制界限、所有制约束和身份限制,相关行业协会调整入会门槛,动员吸收新文艺群体中的优秀人才入会,并支持新文艺组织注册登记和建设新文艺组织联盟,在职称评定时对长期在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工作的文化艺术专业人才,可适当放宽学历和任职年限要求。

  近年来,中国文联系统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积极推进群团工作改革,强化团结引导服务机制,增强服务管理能力,特别是在团结联络、帮助扶持新文艺组织和文艺群体及青年文艺工作者和自由职业者方面开展了一系列工作。中国文联及所属各文艺家协会努力延伸工作手臂,畅通联络渠道,创新组织形式,拓展工作领域,形成属地化、层级化、专业化相结合,网上网下相结合,名家名人和“草根”“艺漂”相结合的组织网络和工作机制,最大力度地联络协调各艺术门类、各年龄层次、各种体制的文艺工作者,努力实现从“文艺家”到“文艺工作者”“文艺界”的辐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介绍,近年来,自由美术工作者等文艺自由职业者数量逐年增加、十分活跃,中国美协不仅团结名家、大家、专业的艺术家,更在团结广大的新文艺群体美术家和新文艺群体组织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比如对北京宋庄和深圳大芬村的帮扶已经有十年。

  “大芬村原来是一个复制模仿西方油画的艺术家村落。中国美协对大芬村的帮扶已经整整十年了。 ”徐里说,十年中,美协每年举办一次以大芬命名的全国性油画展览,这对于大芬村的知名度以及产业规模,艺术家自主创作的水平都是相当大的提升。最重要的变化是从复制到原创,他们从躲在屋子里复制作品到走进社会走进生活,主动选择生活当中的题材来创作,尤其是能够创作表现特区新生活的题材作品,这促使一大批的青年油画家脱颖而出。他们的作品从复制到成为一件艺术品,从一幅几十块到几百块,再到几千块、几万块,这种市场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通过业务的提升,一些青年人才成长很快,被吸纳到中国美协的会员中。北京的宋庄和大芬村不同,对他们的帮扶不是集体性的,而是个体间的帮扶和对接。“上一届的美代会上我们还特别邀请了宋庄体制外的画家作为美代会的代表出席会议,通过他们传达党和国家的声音,传达我们对体制外艺术家的重视。这些年我们还无偿为宋庄的艺术家办个展并参加展览开幕式给予鼓励,帮助他们在业务上精进。所以中国美协对于团结体制外的艺术家是十分重视的。 ”今年中国美协还要成立新文艺群体展览与推广中心和青少年美术展览与推广中心,建立青少年美术家之友平台。这些工作得到了恭王府博物馆和北京时代美术馆的大力支持,中国美协与这两家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今年中国美协已经选择了几十位体制外的艺术家,将在恭王府博物馆和时代美术馆为他们无偿举办作品展览。

  两会上,代表委员中也有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新文艺工作者的身影。渤海靺鞨绣是我国国家级非遗,山水花鸟灵动,人物顾盼生姿,被誉为“刺绣中的油画”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渤海靺鞨绣第四代传承人,孙艳玲同时也经营着一家靺鞨绣文化公司,在非遗传承中不仅带动年轻人,还有下岗职工、农村妇女等一起脱贫致富,其中既有喜悦也有隐忧。她指出,作为新文艺组织,待遇、保障都与体制内有所区别,希望国家多给予体制外非遗工作者一些资金补贴,将职称评定与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体系挂钩,使非遗工作者无后顾之忧等等。

  “我叫马慧娟,是一个地道的农民。 ”全国人大代表、“拇指作家”马慧娟是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红寺堡镇玉池村村民,劳作之余用手机写作,六年里摁坏了七部手机,写下了几十万字。起初因为没流量,她只能省着写控制字数,是爱读她作品的网友为她充流量、寄书、投稿,才解决了后顾之忧,她渐渐地成了远近闻名的“拇指作家” 。后来,宁夏文联为她送去电脑,宁夏作协为她送去书籍杂志,还推荐她到鲁迅文学院参加了培训,写作条件得以改善,视野与写作能力也在不断飞跃。如今她当上了红寺堡镇文化站站长,还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宁夏文联、宁夏作协一直对我‘偏爱有加’ ,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 ”马慧娟告诉记者,新文艺群体当中,尤其是一些身在基层的写作者本身文化素养不高,文学积累也不够多,希望地方文联、作协更好发挥凝心聚力的作用,如平时多组织一些高层次的培训,多组织采风交流活动等,加强联系,开阔视野,让新文艺工作者找到归属感,找到把文联当“娘家人”的感觉。她强调,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山东省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地方文联加强与基层新文艺工作者的联系有助于乡村人才的培养,助力乡村文化振兴。

编辑:丁一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