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解放军历史的诗意呈现——论《与史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诗歌选》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1日 15:59:13      来源:四川文艺网     作者:王美春

摘要:《与史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诗歌选》,“诗”与“史”并重,通过精选的现当代著名诗人咏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诗歌佳作,形象地反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的历史。除了“诗”与“史”并重之外,此诗歌选鲜明的特色主要表现为:诗人具有权威性,作品具有经典性,选目具有广泛性,编排具有艺术性。与其鲜明的特色相对应,《与史同在》具有多重价值:形象地展现了解放军90周年历史,历史价值大;融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体,艺术价值大;形成了生动的解放军历史教科书,教育价值大。一言以蔽之,这是解放军90周年历史的诗意呈现,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诗歌选。

关键词:解放军90周年;诗歌选;特色;价值;诗史

中图分类号:I207.25

文献标识码:A


2017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纪念日。为了不忘初心,铭记历史,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四川省文学艺术联合会与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17年7月隆重推出了《与史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诗歌选》(全二册,以下简称《与史同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与史同在》的主编胡笳是当代著名诗人,他曾与著名诗人柯岩(现已病故)联袂主编《与史同在——当代中国新诗选》(全二册,作家出版社2005年版)、《与史同在——当代中国散文选》(全二册,华夏出版社2011年版)。我曾阅读过《与史同在——当代中国新诗选》,现在阅读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诗歌选的《与史同在》,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在于两种《与史同在》编选体例等相近,都是“诗”与“史”并重;陌生,在于后一种《与史同在》所选的诗歌不同于前者,而且紧扣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这一主题。《与史同在》,不是一般的诗歌选本,也不是普通的专题诗歌选,而是具有鲜明特色、多重价值的诗歌选本。下面,我着重对其鲜明的特色、多重的价值作一番探讨,以求教于方家。

一、特色鲜明的《与史同在》

一本诗歌选,能否具有存在的价值,能否引起诗坛、批评界、读者的关注,与其是否具有鲜明的特色不无关系。无疑,《与史同在》具有鲜明的特色。其特色,一言以蔽之,便是具有“四性”:权威性、经典性、广泛性、艺术性。

(一)诗人具有权威性

一部优秀的诗歌选,所选诗人总是有过人之处的,这也是诗歌选价值大的一个重要因素。《与史同在》所选诗人便非同一般。换言之,其诗人具有权威性。其中,既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兼著名诗人的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又有众多的现当代著名诗人,如艾青、贺敬之、郭小川、田间、公木、公刘、张志民、柯岩、未央、周良沛、李季、刘章等。(排名不分先后)这些诗人与众多的此处未点名的其他著名诗人综合素质高,知名度也高,是现当代具有代表性的诗人,更是军旅诗人中的权威者。让这些具有权威性的诗人入选《与史同在》,一方面可以体现此诗歌选鲜明的特色,另一方面能够展现选本非同一般的价值。

(二)作品具有经典性

一部诗歌选,要有大价值,作品质量上乘是其重要因素之一。《与史同在》的编者深得个中三昧,具有精品意识,所选作品属于现当代诗歌史上的佳作,不少作品堪称经典之作。20世纪意大利著名小说家卡尔唯诺对经典的定义有十四个方面,如:“一、经典作品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二、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它们对读过并喜爱它们的人构成一种宝贵的经验;但是对那些保留这个机会,等到享受它们的最佳状态来临时才阅读它们的人,也仍然是一种丰富的经验。三、经典作品是产生某种特殊影响的书,它们要么自己以遗忘的方式给我们的想象力打下印记,要么乔装成个人或集体的无意识隐藏在深层记忆中。……四、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每次重读都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五、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我们以前读过的东西的书。……”①其要点,概括说,就是作品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令人开卷有益,常读常新,百读不厌。《与史同在》中的诗歌,大都经受了时间的检验,其中不少作品具有经典性,令人开卷有益,常读常新,百读不厌。有些已经流传了几十年,还将流传下去,影响下一代乃至世世代代的读者。如此由具有经典性的作品组成的《与史同在》也就具有鲜明的特色,同时增强了此诗歌选本身的经典性。

(三)选目具有广泛性

《与史同在》在选目上具有广泛性。这主要体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1. 题材具有广泛性

《与史同在》,主旨明确,围绕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精选相关的诗歌。然而,这不等于所选诗歌题材单一。事实上,其题材具有广泛性。从写井冈山之作的毛泽东的词《西江月·井冈山》选起,选到写八一起义、南昌起义的,如江西民歌《八一起义》、石英的《南昌起义》、峭岩的《是它传出历史的命题》等;选到写长征的,如萧华的《长征组歌》、石英的《回眸“关”“口”》等;选到写延安的,如莫耶的《延河颂》、易仁寰的《窑洞,与土地贴得最近》等;选到写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如程步涛的《鹰群》、张永枚的《海的儿子》、管桦的《将军渡》、胡世宗的《露宿的解放者》、毛泽东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等;选到写抗美援朝的,如麻扶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未央的《祖国,我回来了》等;选到写新的长征的,如王怀让的《追赶长征——写在新长征途中》等;选到写救灾解难的,如刘章的《长城颂》、雷抒雁的《追赶时间》等;选到写军队建设新成果的,如张爱萍的《神剑之歌》(七首)、张庞的《太空畅想曲》、李东友的《你的名字叫“辽宁”》等。题材相当广泛。加上众多的咏人物的作品,更显示出《与史同在》题材的广泛。咏人物的,既有咏军队的缔造者、领导者的,如刘立云的《当朱毛遇上竹茅》,胡笳、戴安常的《昨天的悲歌——诗记跟随彭德怀身边人们的回忆》(组诗)等;有咏高级将领的,如郭小川的《将军三部曲》(节选)、田间的《山中——题贺龙将军》、叶知秋的《道城岘的黎明——献给我敬爱的将军》等;有讴歌英雄人物的,如李瑛的《邱少云》、元辉的《英雄的画像》、李冰的《你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祭刘胡兰》、贺敬之的《雷锋之歌》、王怀让的《雷锋》、车延高的《最可爱的身影》、桂兴华的《幸存的小手向红星致敬——读四川省北川县灾区的一张照片》等;也有赞美普通士兵的,如周涛的《哦,士兵》、胡笳的《续唱士兵突击队》、徐怀中的《骑兵巡逻队》、柯岩的《水兵在岸上列队而行》、李钢的《蓝水兵》(外二首)、周纲的《铁道兵之歌》(组诗),等等。题材具有广泛性,体现了《与史同在》选目的广泛性。

2. 体裁具有广泛性

如今,人们提及新诗,往往仅认可自由诗,而对今人创作的旧体诗词则疏远之。当代文学史大都排斥旧体诗词。对此,我的挚友著名学者、批评家王志清教授就曾提出批评:“文学史排斥旧体诗赋是一种文化偏见。”②其实,不仅文学史排斥旧体诗词,新诗选本也确乎不选旧体诗词。《与史同在》则摒弃了这种偏见,既选了众多的自由诗,又选了一些今人创作的旧体诗词,如毛泽东、朱德、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旧体诗词等。不仅如此,《与史同在》还选了一些民歌、歌词,如湖南民歌《秋收暴动歌》,田汉的《义勇军进行曲》,公木的《八路军军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英雄战歌》,贺绿汀的《游击队歌》,光未然的《黄河大合唱》(选章),芦芒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梁上泉的《小白杨》,阎肃的《放歌天地间》(二首)等。这些也是当今的新诗选本中鲜见的。而且,此诗歌选中既有长诗,又有短诗;既有抒情诗,又有叙事诗;既有单首诗,又有组诗,体裁多样。如此选择体裁正应得上“诗歌”二字,中国古代的诗歌,就包含诗、词、曲、民歌等多种体裁。《与史同在》的体裁具有广泛性,反映了编者独到的眼光,也充分体现了此诗歌选鲜明的特色。

(四)编排具有艺术性

图文并茂,编排具有艺术性。现在的图书,倾向于图文并茂,也即讲究编排的艺术性。因为图文并茂的图书更能吸引读者,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与史同在》图文并茂,凸显了编排的艺术性。与某些插图随意,为图文并茂而图文并茂的图书不同,《与史同在》图文并茂更讲究艺术性、有效性。也即图与诗歌互为补充,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史同在》中的图片共二百二十余幅。既有美术作品,又有摄影作品。美术作品有版画、国画、油画、水墨画、插图、速写、雕塑等,而以版画居多。美术作品配诗歌恰到好处。比如:伟大领袖毛泽东的七律《长征》,配了杨先让的版画《开创历史》,其中的毛泽东画像,毛泽东《长征》一诗的书法作品,与《长征》一诗的内容完全吻合。现代著名诗人贺敬之的长诗力作《“八一”之歌》,共配了五幅版画,分别是丁仃、王齐水、纪葵的《胜利的十月》,袁芜的《毛主席与小兵》,王瑞的《开国将帅》,吴强年的《十里长街送总理》与柯克的《苍山如海》。这些版面与诗的内容浑然一体,艺术地诠释了诗的意境,如此图文并茂,令人击节赞赏。

二、价值多重的《与史同在》

与其鲜明的特色相对应,《与史同在》具有多重价值。如下三种价值尤为突出:

(一)形象地展现了解放军90周年历史,历史价值大

《与史同在》是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的诗歌选,但并非一般的诗歌选,而是如书名《与史同在》所提示的那样是“诗”与“史”同在,是二者的有机结合。“诗”与“史”并重,正是此诗歌选编者追求的一种目标,而事实上他们已经达到了此目标。围绕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这一中心精选诗人诗作,并以写人与叙事结合,多种题材融合,多种体裁并存,以诗歌形象地反映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的历史,或者说,将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的历史融入诗歌之中。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诗号称“诗史”,也即其诗形象地反映了彼时彼地的社会生活,勾勒了其所处时代的历史画卷,具有极大的历史价值,当然也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与史同在》也是如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诗歌选就是一幅浓缩的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的历史画卷,是关于解放军的“诗史”,而在内容、本质上则明显有别于杜甫的“诗史”。从中,读者可以了解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由建军而逐步发展壮大的历史,了解解放军的缔造者、领导者,一些重要的将领,众多的英雄人物,主要的历史事件,中国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的主要历史阶段,如秋收起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新中国建设、抗震救灾、军队现代化建设等。如此“诗”与“史”并重,自然特色鲜明,历史价值大,具有认知功能。这值得充分肯定。

(二)融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体,艺术价值大

《与史同在》融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体,富有诗意,艺术价值大。其融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体,体现于诸多方面,限于篇幅,我着重就其“四化”加以解读,以一斑窥全貌。

1.主题确定超常化

诗歌的主题确定,类似于古人所说的“立意”。古人谈诗论文,极重立意,如清代名家王夫子便强调诗文“俱以意为主”,并且将“意”比喻为一军之统帅,认为诗文无“意”,则如同军队无统帅一样是不行的,所谓“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这颇有见地。主题确定的要求,除了具备正确、鲜明、集中这些基本要求之外,还有特别要求,那就是要做到超常化。所谓超常化,就是主题确定是超乎寻常的,不是一般化的。主题确定达到超常化的要求,写的诗歌也才能拒绝平庸,与佳作结缘,与成功拥抱。诗歌的主题超常化,可以用“新”与“深”二字来概括。所谓新,就是指主题新颖,不落俗套;所谓深,就是指主题深刻不肤浅。③《与史同在》中的诗歌大都达到了主题确定超常化的境界,无论是写人的诗歌,还是叙事的诗歌,无论是旧体诗词,还是自由诗、民歌等,无论是长诗,还是短诗,莫不如此。因此,《与史同在》艺术价值大。

2.意象营造独特化

诗歌以形象说话,意象营造独特化便是典型的以形象说话,更是构成佳作乃至经典之作的要素之一。意象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审美范畴之一,也是组成新诗作品的重要元件。诗人们深得个中三昧,《与史同在》中的意象营造独特化之作为数众多。现代著名诗人贺敬之的长诗《雷锋之歌》便是意象营造独特化的经典之作。此诗是其政治抒情诗代表作之一,却不像某些政治抒情诗抒发思想情感流于标语口号式,而是借助于营造独特化的意象,让诗情与意象有机结合,因而具有诗意,也升华了主题,增强了诗的艺术感染力。我们不妨来看其中的一些诗行:

啊,祖国亲人的

每一下脉搏,

阶级体肤的

每一个毛孔——

都寄托了

你火一样的热爱,

都倾注了

你海一样的深情……

这里,选择的物象有祖国、体肤、毛孔、火、海等,这些物象通过拟人与比喻的方式巧妙地组合成新颖别致的意象,从而将雷锋对祖国和人民的深厚的感情抒发得淋漓尽致。像如此意象营造独特化的诗行在《雷锋之歌》可谓俯拾即是。意象营造独特化,升华了诗的主题,增强了诗的艺术感染力,使此诗成为经典之作。问世迄今已有五十多年,此诗始终受到读者的欢迎。这就颇能说明问题。《与史同在》中的诗歌意象营造独特化,因而其艺术价值大。

3.想象展开新奇化

想象,是人的特殊形式的思维活动,是情绪的推移,是创造新形象的过程,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诗歌创作中,想象是诗歌的翅膀,是诗歌创造新形象的途径之一。想象展开新奇化是诗歌成为佳作乃至经典之作的要素之一。《与史同在》中的诗歌大都达到了想象展开新奇化之境界。当代著名诗人韩瀚的《扁担谣》后三节如此写道:

当年,你和红军战士一起,

挑南瓜,挑柴草,挑米,挑盐,

直到把胜利挑到天安门前。

总司令呵,我想说,今天,

我们生命中的一切,何尝

不都来自你们的双脚和双肩!

交给我们吧,你磨光的扁担,

哪怕它山再高,路再险,

我们也会把整个地球挑进明天!

此三节诗,紧扣“扁担”下笔,分别围绕“当年”“今天”“明天”展开想象,当年,红军战士用扁担挑东西,“直到把胜利挑到天安门前”;今天,“我们生命中的一切,何尝/不都来自你们的双脚和双肩!”明天,我们要接过“扁担”,不畏艰难险阻,“也会把整个地球挑进明天”。想象展开达到了新奇化之境界。表面上看,此诗是在咏扁担,而实际上是在写革命前辈挑起革命重担,从胜利走向胜利,为“我们”创造了今天的幸福生活,而“我们”要接过这革命的重担,战胜艰难险阻,走向更加灿烂的明天。诗的想象新奇,主题深刻,富有诗意,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像韩瀚的《扁担谣》这样达到了想象展开新奇化之境界的,在《与史同在》可以信手拈来:“聚八万里豪情/积五千年心声/在历史的马背上/风雨行吟——/挥手间,勾掉三座大山/如删除几个病句/铺开白茫茫华夏之梦/填一首红装素裹《沁园春》……”(易仁寰:《诗人毛泽东》),“周恩来的髯须,生长着全国的草本植物/因此,他的那种轮流抚髯的细小动作/可以解读为,他又在进行/战略性的地理思考”(黄亚洲:《行吟长征路》之《美髯,周恩来》),“敌人把这个音乐家杀害了,/但却永远不能把他和他的琴分开:/他那支没有奏完的进行曲,/正通过这泉声表达了出来。”(严阵:《琴泉》)这些诗行都展现了诗歌想象展开新奇化之特征,也加大了《与史同在》的艺术价值。

4.语言运用精美化

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语言运用精美化是诗歌成为佳作乃至经典之作的要素之一。《与史同在》中语言运用精美化的诗歌为数众多。其精美化主要体现于“三美”上:

一是语言具有凝练美。诗歌的语言以一概万,以少胜多,具有凝练美。就总体而言,《与史同在》中的作品具有语言的凝练美,短诗胆小精悍,含蕴丰富,长诗血肉饱满,无长而空之弊病,充分展现了诗歌语言的独特魅力。现代著名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田间的《假使我们不去打仗》《义勇军》等墙头诗系列作品,当代著名诗人公刘的《五月一日的夜晚》、峭岩的《沙田圩抒怀》、王怀让的《你们身上的绿和你们头上的星——八月一日的歌唱》、韩笑的《南昌》、石英的《硝烟裁成的封面》、柯原的《邮戳》、高平的《写在花圈上》、梁上泉的《望红台》、柯岩的《我们该怎样回答》、李瑛的《海防晨号》(四首)、李松涛的《翼载辽阔与高远》(组诗)、桑恒昌的《情系黄河血脉》(十首)等都是这方面的佳作。尽管这些诗有长有短,但都惜墨如金,具有语言的凝练美,也体现了《与史同在》语言运用的精美化。

二是语言具有新颖美。当代著名诗人张永枚的《高原战士》四首之三《明星满天》如此写道:“在那世界屋脊上,/战士子夜在站岗。/内地的亲人们,/请你抬头望:/那满天的明星啊,/都是他们的军徽在闪光!”以“满天的明星”比喻“军徽在闪光”,新颖别致,恰到好处。牟心海《“三八线”的雨》中的诗行:“这雨紧忙/把天地缝在一起;/这雨赶紧/把南北缝在一起。”以新颖的拟人化的手法,将“三八线”的雨人格化,表达了南北朝鲜人民对和平统一的渴望,语言具有新颖美。陈有才的组诗《再见大别山》之《听到了当年红军歌》中的诗行:“而今,这旋律在山溪里流着,/这节拍在开山炮里响着,/这语言在山茶花里开着,/这脉搏在人人体内跳着!”新颖别致的拟人与排比句相结合,使诗的语言具有新颖美。如此具有新颖美的语言在《与史同在》可谓俯拾即是。

三是语言具有音乐美。中国古典诗歌,除了以字的平仄相间等来营造诗歌语言的音乐美之外,还着重以押韵营造其音乐美。新诗尤其是自由体的诗,不押韵的为数不少,这也符合“自由诗”自由之特点。而押韵的自由诗,更具语言的音乐美,这值得提倡。当代著名文学批评家张孝评如此概括韵的功用:“韵的最大功用在于能把涣散的语言联贯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曲调”④。这颇有见地。押韵,“能把涣散的语言联贯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曲调”,也就使得语言具有音乐美。《与史同在》中的诗歌,旧体诗词、民歌、歌词,都押韵,自然具有语言的音乐美;不少自由诗也注重押韵,同样具有语言的音乐美。有一韵到底的,如胡世宗的《大树》,一韵到底,采用的是现代诗韵“十三辙”中的“姑苏”辙;也有中间转韵的,如李季的《难忘的春天》,中间转韵,全诗共采用了现代诗韵“十三辙”中的“江阳”“言前”“中东”“发花”“一七”“人辰”“由求”“梭波”与“遥条”等九种。选韵,往往注意诗歌的感情基调,感情基调高亢、奔放,押韵多用现代诗韵中的“江阳”“中东”“发花”“言前”等辙;感情基调低沉、委婉,押韵多用现代诗韵中的“一七”等辙。韵与情颇为和谐、统一,语言具有音乐美。正是由于语言运用精美化,《与史同在》特色鲜明,艺术价值大,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


(三)形成了生动的解放军历史教科书,教育价值大

诗歌具有多方面的作用,中国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有句名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⑤其中,“兴、观、群、怨”指的是诗具有艺术感染的作用,具有认识社会的作用,具有交流感情的作用,具有讽喻的作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指的则是诗具有教化的作用,具有获取知识的作用。应该说,孔子对诗的作用概括得较为全面。《与史同在》也具有多方面的作用。最为突出的是教育价值大。这是因为此诗歌选形象地反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90年的历史,形成了生动的解放军历史教科书。在此诗歌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90年的历史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与中国人民共和国的历史高度融合,中国共产党的壮大,中国革命的成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士的奋斗、献身息息相关,可以说,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是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现代化的成果也都凝聚着解放军的聪明才智、满腔热血、辛勤汗水。诗歌中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形象,光彩夺目,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黄继光、邱少云、赵一曼、刘胡兰等革命先烈的英勇牺牲,对今天的我们是一种鞭策,革命先烈为了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又有什么不能舍弃呢?从事革命工作又怎能有丝毫的懈怠呢?雷锋、好八连、救灾解难的解放军的英雄事迹,让人不忘初心,惊奋前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壮大,现代化的强军之路,给人以信心,以鼓舞。《与史同在》教育价值大,能够弘扬正能量,这毋庸置疑。

三、结语

综上所述,《与史同在》,“诗”与“史”并重,紧扣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这一中心,通过精选的现当代著名诗人咏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诗歌佳作,形象地反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的历史。而且,中国人民解放军90年的历史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与中国人民共和国的历史高度融合,中国共产党的壮大,中国革命的成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士的奋斗、献身息息相关。除了“诗”与“史”并重之外,此诗歌选鲜明的特色主要表现为:诗人具有权威性,作品具有经典性,选目具有广泛性,编排具有艺术性。与其鲜明的特色相对应,《与史同在》具有多重价值:形象地展现解放军90周年历史,历史价值大,具有认知功能;融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体,主题确定超常化,意象营造独特化,想象展开新奇化,语言运用精美化,艺术价值大,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形成了生动的解放军历史教科书,教育价值大,具有弘扬正能量的教化作用。一言以蔽之,这是一部别具一格的“诗史”,解放军90周年历史的诗意呈现,是一部弘扬正能量,让人既能接受军史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又能获得艺术美享受的诗歌选。相信读者一册在手,开卷有益。

注释:

①[意]卡尔维诺:《对经典的定义》,黄灿然译,《光明日报》2012年7月6日,第15 版。

②王志清:《文学史排斥旧体诗赋是一种文化偏见》,《河北学刊》2013年第1期。

③参阅王美春:《笔落惊风雨——写诗成功的秘密》,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11年,第18页。

④张孝评:《中国当代诗学论》,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181页。

⑤ [春秋•鲁] 孔子:《论语•阳货》,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2版,第185页。

作者简介:王美春,生于1955年9月,男,江苏省南通市人。南通大学生态文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主要研究方向:唐宋诗研究、新诗批评研究等。著有《笔落惊风雨——写诗成功的秘密》《汶川地震诗歌漫谈》《与缪斯对话》《诗文沧海探骊珠》等文学批评主要是诗歌批评著作十种。文学论文获第十二届中国人口文化奖、第六届“长江杯”江苏文学评论奖等。

编辑:丁一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